专家视点|中国经济依然有能力保持中等增长速度的五大理由是什么
发布时间:2019/6/17 9:06:18

  中国经济在改革开放前只占世界经济总额1.8%,排名世界第九位,经过改革开放40年的努力,中国已经成长为占世界经济15%,排名第二的经济大国。 与此相应,中国经济增长对世界经济的贡献,也从原来可以忽略不计的2-3%,上升为目前的30%左右。中国的进出口也从1978年不到世界的1%,增长为2018年世界的12%,成为世界第一大货物贸易国;其中出口1978年年只占世界的0.76%,增长至2018年的12.7%,进口则从1978年占世界的0.82%,增长至2018年的10.8%。中国从2012年开始不仅成为全球第二大吸引海外直接投资的东道国,也成长为全球第二大对外直接投资的大国。这些数据证明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稳定器和重要的引擎。

  随着中国工业化进入后期,服务业已经成为经济的主导产业,占比超过50%以上,工业化时期10%左右的高速增长正向中高速转变。中国经济由此进入“新常态”。在这个新的阶段上,经济增长方式必须从投资和出口拉动转向创新驱动。这种转型必然带来增长速度的下降。

  与此同时,中国目前还面临着外部市场保护主义抬头,美国发动贸易战等不利因素的冲击。在内部,工业化高潮阶段遗留下来的信用过分扩张和金融风险积累导致资源配置效率在下降,人口结构变化和老龄化过早来临,环境污染严重,治理成本加大。这些都成为中国经济面临的挑战。中国政府正在通过加大改革力度来应对上述挑战。中国在积极有效应对这些挑战的基础上,仍然有能力在未来10多年保持6%左右中等增长速度。这一相对乐观的预测来自于以下几个因素的判断。

  第一,中国从东到西梯度发展水平差异使中国内部形成了一个雁形结构,提供了产业梯度转移的可能性,从而可以延长产业生命周期,使得中国的工业化进程维持比较长的周期。

  第二,中国目前城镇化率只有59.6%,每年大约有1个百分点的人口转型为城镇居民,这给中国经济带来了持续不断新的消费和投资需求,形成经济增长的动力,对中国整体经济的韧性提供了基础。。

  第三,中国人力资源仍然相对比较丰富,15-59 岁人口仍然占65.3%,虽然15岁以下的人口占比比较低,未来长期的负面影响不容忽视。中国人力资源的素质相对比较高,受教育程度较高,海外人才回流和国内教育投资的不断增长,对经济的积极影响将会持续存在。

  第四,中国已经成为科技投入的大国,研发支出占GDP的比重2018年达到 2.18% 。(美国为2.85%, 日本为3.5%, EU 为2.03%, 韩国 4.23%. 澳大利亚2.25%,以色列4.25%),从长远来看,科技研发投入和科技进步对中国经济影响的积极作用将会越来越明显。

  第五,中国的改革开放进一步推进对经济具有促进效应。国企改革,促进民营企业发展的政策措施,政府行政管理体制改革、减税、减费、削减不必要的审批、审核、改善营商环境、促进金融服务于实体经济的措施等等,都具有促进经济增长的积极效应。

  中国全方位进一步扩大开放的举措,包括服务业新领域的开放、多数行业外商投资限制的取消、自贸区和自由贸易港建设、金融市场的开放等等,都将带来新的经济增长动力。

  因此,未来中国将继续保持稳定的中高速增长,继续发挥世界经济增长稳定器的作用。

  中国对世界增长的贡献得到公认。但是,中国对世界的另一个重要贡献常常被人们忽略,那就是中国经济增长的减贫效应。这是中国对世界更加重要的贡献。

  中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经济增长带来贫困人口明显减少的国家。在过去40年,中国在贫困线不断上调的基础上,使得超过1亿的贫困人口脱离贫困。 这不仅为世界减贫提供了经验和榜样,还为实现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即在1990年基础上到2015年减少一半贫困人口做出了最重要的贡献。没有中国的贡献,联合国千年计划目标无法实现。

  通过中国的减贫实践,令发展中国家确信,只有通过发展自身的经济,才能有效减少贫困。任何其他的途径,都无法实现减贫目标。贫困是动乱和战争的根源之一,中国成功减贫实际上是为世界的和平发展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在全球范围内,我们面临最大挑战是财富和收入分配在国家间以及在一个国家内不同群体之间的差距不断扩大。这是市场经济失灵和社会分配制度存在问题的一个表现。在国际上,我们需要通过国际合作为低收入国家的经济发展提供更多的帮助。而在一国国内,则需要采取更加有效的财政和税收政策,建立起有激励机制的社会保障制度为低收入群体摆脱相对贫困提供帮助。

  但是我们不应该将收入差距和陷入相对贫困人口的原因归咎于经济全球化和其他国家。任何可能破坏经济增长和发展的政策,都无法改善低收入群体的经济福利,反而可能会使相对贫困状况恶化。因此,中国将继续通过改革开放保持经济稳定增长,同时将通过精准扶贫政策,在2020年实现贫困人口的全部脱贫,率先实现联合国2015后发展目标。

  中国要实现这个宏大的目标,需要与外部世界的合作,需要世界市场持续稳定的发展,中国也会通过不断扩大本国市场的更全面的开放,实现资源配置的优化,也给其他国家更多的机会分享中国经济增长带来好处。 中国召开国际进口博览会,不断增设自由贸易试验区,放松金融服务业的准入限制,取消大多数行业外商投资的股权限制,加大知识产权保护执法力度等等,都是为了实现这一目标。

  一带一路建设和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两个具有中国文明特色的愿景的提出,实际上也是中国试图在向世界阐明中国经济发展目标以及未来在全球经济中的作用和地位的一种表述。也正因为此,中国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反对打贸易战,即使被动地被卷入贸易战,我们的反制措施仍然非常克制,并没有将相关报复措施扩大至投资、金融和科技领域。

  美国政府应该从美国、中国乃至世界经济增长的共同利益角度审视相关的贸易纠纷,通过谈判达成共赢的结果,而不是像一些极端政客期望的那样,进行零和博弈,甚至推动“新冷战”,最终导致世界经济受损,其本身的经济也会受到重创。   

本文作者徐明棋系上海欧洲学会会长、上海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前副所长

此文原载《上观新闻》2019-06-14。

CopyRight © 2010-2018 上海欧洲学会  版权所有 沪ICP备14027613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025号
地址:威海路233号803室  电话/传真:021-63339207 邮编:200041  计数器: 计数器源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