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 欧盟将举行疫情暴发以来首次面对面峰会,经济复兴计划能谈拢吗?
发布时间:2020/7/15 14:47:26

本周五,欧盟27国领导人将穿越重新开放的边境,前往欧盟“首都”布鲁塞尔,参加为期两天的特别峰会。这是他们在新冠疫情暴发至今5个月来首次当面会谈,而不是隔着电脑屏幕“云聊”。

面对新冠疫情这一欧盟有史以来遭遇的最严峻挑战,这次峰会将讨论一份“欧盟下一代”经济复兴计划,以拯救遭疫情冲击的脆弱经济。是成是败,将关乎欧洲一体化的未来。

攸关存亡的挑战

这个周末的峰会将非比寻常。在保持社交距离的要求下,参会领导人习惯的握手拍肩、亲吻脸颊的问候礼将不得不变成撞肘碰拳,或者微笑示意。过去峰会上,通宵开会、在走廊里聚谈、品尝美食的一幕幕也将成为记忆被暂时封存。

在疫情潜藏反弹风险的当下,似乎不太适合举行具有聚集性色彩的峰会。然而,对深陷存亡危机的欧盟来说,现在迫切需要一场线下会议来“确认眼神”,找到共识,寻求自救之道。

“新冠病毒大流行很可能是我们已知的、最攸关欧盟存亡的一次挑战。”6月30日出版的最新一期慕尼黑安全会议政策简报这样写道。

这场突如其来的凶猛疫情已让欧洲大陆陷入自上世纪30年代以来从未有过的衰退。

据英国《卫报》报道,欧盟委员会的最新预测是,欧盟经济活动今年将萎缩8.3%,明年预计反弹5.8%。但由于各国可能呈现多速复苏,会进一步加剧欧洲的贫富差距。为此,欧元区单一市场面临崩溃风险。

IMF最新一期《世界经济展望》给出的预测更悲观。IMF预计,今年欧元区经济将出现10.2%的衰退。即使抗疫相对成功的德国,今年也将出现7.8%的衰退;法国以及西班牙、意大利等南欧国家,今年的衰退程度可能会达到12.5%-12.8%不等。

欧盟急需通过一份复苏方案来挽救岌岌可危的经济,这也是本周特别峰会的最核心议题——如何就7500亿欧元的恢复基金和1万多亿欧元的长期预算达成共识。

殊死搏杀的会面

恢复基金和长期预算是“欧盟下一代”经济复兴计划中的两大关键支柱。

5月底,欧盟委员会提议通过发债方式筹集总额为7500亿欧元的恢复基金,帮助欧盟成员国在新冠疫情后重建经济。其中,5000亿欧元将作为无偿拨款,余下2500亿将作为贷款,用于资助成员国疫后重建。

德国总理默克尔说,如果恢复基金能在欧盟峰会达成,将是欧盟历史上首次大规模的财政互助计划,将成为欧盟财政一体化的里程碑事件。

然而,要成就“里程碑事件”谈何容易。

围绕恢复基金,欧盟内部已分化出两大对峙阵营。

作为主要推动国的德法和受益最大的意大利、西班牙等国对恢复基金是一百个支持。

但是,北方富裕的“节俭四国”奥地利、瑞典、丹麦和荷兰却颇为不满。作为欧盟净出资国,四国反对无偿拨款,认为这是让欧盟为南欧国家这些财政“差等生”集体埋单。它们主张以贷款方式进行援助,且应附加改革条件和监管机制。

外界认为,恢复基金能否落地将取决于“节俭四国”立场的变化。欧盟领导层希望在峰会上能弥合北方富国与高负债的南欧国家之间就如何重振经济增长出现的巨大分歧。

恢复基金不好“对付”,欧盟长期预算也是难啃的硬骨头。

欧盟各国本应在去年就2021年至2027年长期预算达成一致,却因英国“脱欧”等问题一拖再拖,今年下半年将是最后期限。预算谈判本就艰难,现在又与恢复基金挂钩,更是难上加难。因为恢复基金中的5000亿欧元将作为共同债务由欧盟未来的预算偿还。

荷兰、瑞典、芬兰等实施紧缩的国家试图推动布鲁塞尔削减恢复基金和长期预算的规模,以此作为最终达成协议的条件。

目前,欧洲理事会提出一份折中方案:复苏基金规模不变,但长期预算规模从原先的1.1万亿欧元缩减至1.074万亿欧元。对此,荷兰、瑞典和芬兰表示欢迎。但是,欧洲议会一些党团的谈判代表却严词拒绝。他们不赞成削减预算,认为眼下的困境更需要强大的预算。

“这将是一次殊死搏杀的会面,”《卫报》写道,各国在预算和恢复基金上将展开激烈的讨价还价。

据悉,整个经济复兴计划需在欧洲议会通过,并获得欧盟各成员国批准。《卫报》称,如果本周峰会未能达成共识,第二轮会谈将在7月最后一周进行,默克尔坚持欧盟必须在夏季前解决问题。

分析人士判断,即使此次峰会不能谈出结果,但只要“德法轴心”下定决心,意见一致,经过不断磨合、协调,未来终会达成妥协。

罕见让步的德国

面对成员国的各执己见、彼此较劲,在本周欧盟峰会上,身为欧盟轮值主席国的德国,其领导角色备受关注。

若干年前,德国曾领导欧洲走出欧债危机,现在德国又再次被推上前台,带领欧洲应对疫情引发的经济危机。“历史很少能给予一个国家及其领导人第二次机会。却给予了德国和默克尔。”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称。

CNBC认为,默克尔正面临领导能力的历史性考验,这关系到新冠疫情后欧洲的未来。因为这次疫情给欧盟带来前所未有的危机,德国甚至担心欧盟可能就此分崩离析。

迄今为止,默克尔没有辜负历史赐予的机会。本月初,德国接棒轮值主席国后没多久,默克尔就到访欧盟“首都”布鲁塞尔,并在欧洲议会发表讲话,呼吁大家“团结起来,让欧洲再次强大。”

默克尔还与反对恢复基金的荷兰首相吕特举行会谈,希望说服后者能接受这项基金。

而德国作出的更大“牺牲”是,毅然放弃了一直反对通过在公开市场借贷为欧盟预算筹集资金的立场,而与法国共同提议在资本市场借贷筹资,以帮助那些受疫情重创的国家脱困。正因为德国的让步,欧盟内部围绕恢复基金来源和使用方式的谈判僵局“迎刃而解”。

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丁纯眼中,德国这次“历史性突破”在于它同意动用恢复基金对意大利、西班牙等国无偿拨款,此举等于变相以公共财政政策进行转移支付,对这些国家承担起救助义务。即使在欧债危机时,德国在这方面都没有松口。如今,其立场转变是审时度势的结果。

其一,疫情是偶发的、非人为的外部冲击,与欧债危机时期部分南欧国家财政纪律松弛导致的债务困境有着根本不同。

其二,疫情对意大利、西班牙等国经济确实造成重创,如果错过最佳救助时机,可能会导致更严重后果,届时再施以援手,可能代价更大,且为时已晚。而放任意、西等国经济恶化,还会拖累欧盟其他国家,威胁欧元区安全和一体化进程。

其三,在政治生涯行将结束前,默克尔想抓住德国作为轮值主席国的最后机会留下政治遗产。

其四,欧盟深陷“内忧外患”的巨大困境,需要加强团结,凝聚人心,共克时艰,推动欧洲一体化继续向前发展。

上海欧洲学会会长、上海社科院研究员徐明棋也认为,内外环境变化使得欧洲一体化面临巨大挑战,德国迫不得已改弦易辙。内部,各国对欧盟的抗疫措施多有不满,一些经济强国被指责漠视弱国受到疫情侵害,见死不救。外部,美国对欧盟步步紧逼,挑起关税战,催讨防务份子钱。在德国看来,如果一体化出现倒退,再加上英国“脱欧”,未来在全球竞争中,欧盟的影响力和地位将受到严重打击。为了德国自身利益和欧洲一体化能继续前行,德国不得不调整政治姿态,作出让步。

在这次峰会上,德国能否施展足够的政治智慧,弥合各方分歧,促成经济复兴计划,令人拭目以待。

何去何从的抉择

英国“脱欧”、跨大西洋关系裂痕加深、新冠疫情危机……近年来,欧盟遭遇一轮又一轮的挑战。尤其是疫情危机,有评论称,欧盟所受影响,包括经济、社会和政治等层面的影响,要远远超过美国和中国。欧洲一体化正面临何去何从的抉择关口。

徐明棋认为,这次疫情是自欧盟创建以来欧洲一体化遭遇的最严重挑战。经济上所受重创远超其他主要经济体。因为受限于结构性障碍,欧洲无法形成合力来维护经济基本活动;政治上内部团结和合作意愿在下降,对一体化产生负面影响。未来,欧盟的妥协过程将越来越复杂。不过,欧洲一体化能走到今天也是危机推动的结果。尤其是在全球秩序迅速变化的背景下,欧洲已无退路,只能团结一心朝前走,毕竟去一体化的成本更高。

在丁纯看来,不能仅仅看到风险,同时也要看到机遇。事实上,疫情也好,跨大西洋裂痕也罢,这些外部挑战和冲击其实也在倒逼欧盟的改革和调整。比如面对成员国经济受挫,欧盟领导层和“德法轴心”积极作为,提供可选路径和方案;德国更是“突破”自我,罕见同意动用恢复基金对意、西等国无偿拨款,承担救助义务;在对外贸易关系上,欧盟也是四面出击,与多国商谈自贸协定,试图对冲美国施加的贸易压力。当年的欧债危机也是四面楚歌,最后还是转危为安,而且欧洲稳定机制也是从无到有、应运而生,“这些都说明欧盟不会白白浪费危机,仍在‘向前进’。” 

 

此文原载《上观新闻》2020-7-13

 

作者廖勤

 

 

CopyRight © 2010-2018 上海欧洲学会  版权所有 沪ICP备14027613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025号
地址:威海路233号803室  电话/传真:021-63339207 邮编:200041  计数器: 计数器源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