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佩奥访英大赞特殊关系,但英美似乎“不完全在一个轨道上”
发布时间:2020/8/3 9:38:32
7月22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结束了他的欧洲之行。新华社报道称,三天行程中,无论在英国还是丹麦,蓬佩奥处处兜售其“反华联盟”言论,然而频频碰壁,这进一步凸显美国霸凌主义做派不得人心。
 

而近期中英关系的波折让人对蓬佩奥的英国之行更为关注。7月21日,蓬佩奥到访英国,与英国首相约翰逊举行了会面。他此行的议程包括新冠疫情、英美自由贸易协定、与中国及香港特别行政区有关的问题,以及伊朗局势和中东和平进程。

在当天抵达伦敦后,蓬佩奥在推特上表示:此次伦敦行旨在“与我们最紧密的盟国再续(美英)特殊关系”,“应对我们都面对的安全挑战”。

 

然而英国舆论对蓬佩奥口中的美英“最紧密”的“特殊关系”却有别样的体会。新华社报道称,英国舆论普遍认为,约翰逊政府“被迫”对华强硬,一大原因是英美两国的政治交换。美国企图用贸易协议来换取英国反华,以挽救美国霸权。英国学者马丁·雅克则直言不讳地指出,美国是“霸权恐慌”的极端例子,企图用贸易协议来换取英国反华,以挽救美国霸权。

 

英媒在分析蓬佩奥此行是否能拉拢英国时也纷纷表示,现在下结论为时过早,“和许多国家一样,英国也在随风摇摆”。

 

蓬佩奥的醉翁之意

 

据《南华早报》21日报道,蓬佩奥形容其访英之旅是一次“具有建设性的访问”,在这次访问中,蓬佩奥和约翰逊讨论了全球安全和外交政策问题,以及“五眼联盟”(即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组成的情报联盟)成员的重要性,并表示将“采取雄心勃勃的方式在未来的技术上进行合作”。

 

然而报道指出,蓬佩奥此次访问的重心更多在于中国,而不是英美双边问题,尽管英国政府对明年初脱欧敲定后与美国达成贸易协议抱有很高期望。

 

香港国安法通过后,近一个月来英国对华态度陡然生变,首先宣布要对持有英国国民海外护照(BNO)的香港人开放入境英国签证申请,再是宣布将华为排斥在英国5G网络建设之外,并在近日表示将暂停与香港引渡条例。

 

中国驻英大使刘晓明近日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采访时斥责英国在香港问题上 “严重干涉中国内部事务”,称英国政府将华为排除出该国5G网络建设的决定对中英关系是黑暗的一天。刘晓明还指出,英国应该有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而不是随美起舞,就像对待华为问题一样。

 

在这样的背景下,蓬佩奥开始了他的访英之旅。

 

《日经新闻》21日撰文称,蓬佩奥此行是为了向中国传递出英美团结的信号。《海峡时报》22日援引几名外交人士的话表示,除了坚定英国对华强硬的决心之外,蓬佩奥还拿英国正式脱欧后英美自由贸易协定的潜在回报作为诱饵。

 

然而,据苏格兰日报《新闻杂志》(Press and Journal)、“市场观察”(Market Watch)等媒体报道,英国企业和政府关心的话题,在蓬佩奥此访中要么根本没提,要么就没得到回应。比如英国政府在与蓬佩奥的谈判中没提到关税问题,这令苏格兰的威士忌企业相当沮丧。去年美国总统特朗普对威士忌征收25%的关税,已使苏格兰威士忌产业损失超过2亿英镑。

 

而关于去年一名美国外交官的妻子开车撞死英国公民哈里·邓肯后逃回美国之事,尽管约翰逊向蓬佩奥提出为此事伸张正义的必要性,但没有得到蓬佩奥的回应。

 

不过,蓬佩奥临走前和约翰逊谈了一笔价值12亿美元的生意——美国订购了3亿剂由英国制药巨头阿斯利康研制的新冠疫苗。

 

除了明面上的行程,蓬佩奥还私下进行了一项“市场调研”。据《南华早报》报道,在与约翰逊和英国外交大臣多米尼克·拉布及工党领袖凯尔·斯塔默举行会晤前,蓬佩奥参加了由英国智库亨利·杰克逊协会(Henry M. Jackson Society)组织的一场私人圆桌会议,有约20名主张对华强硬的英国保守党议员以及工党议员在场。

 

《卫报》在一篇文章中分析称,似乎现在英国对华政策受保守党后座议员(编注:即在议会中地位和影响力稍低的议员)主导,因此蓬佩奥在见约翰逊前先见了英国的后座议员,并不让人感到意外。

 

然而,新华社评论则指出,奉行单边主义的美国与主张多边合作的英国在理念上原本就背道而驰。约翰逊本人也多次表示,在应对气候变化、国际贸易等诸多问题上,英国与中国有着共同利益。

 

“英国也在随风摇摆”

 

7月23日,《南华早报》专栏作家卢纲(Alex Lo)发表题为《英国,美国的新附庸国》的文章,称英国脱欧后以为恢复了自己的主权,然而事实正相反——它变成了美国的附庸国。

 

7月22日,同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杨云珍在由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和上海欧洲学会主办的“转型中的欧美及其对中欧关系的影响”会议上指出,英国在脱欧后提出“全球英国”政策,最初想在中美之间寻求平衡,因此中英关系都一直是稳健乐观的。

 

“但是在今年疫情发生之后,加上香港事件的影响,感觉英国是下定决心站在了跨大西洋关系这一边。”杨云珍说。

 

新华社报道则称,蓬佩奥在访问结束后回答记者提问“美国是否想要英国采取更多反华行动”时,极力捍卫“英国主权独立”,这样的辩白显然欲盖弥彰。蓬佩奥为英国排斥华为的行为叫好已一语道破了两国背后的勾兑和交换。

 

不过,伦敦亚非学院(SOAS)中国研究所所长曾锐生则认为,这也许正是蓬佩奥希望看到的,但不是多米尼克·拉布和约翰逊想看到的。

 

而约翰逊的表态也值得玩味。据BBC报道,约翰逊在7月20日仍然表示将会在对华政策上采取更加“平衡”的策略。这在某种程度上回应了中国驻英大使刘晓明近期希望英国有自己独立外交政策,不要跟随美国起舞的多次讲话。

 

《金融时报》7月23日的一篇评论指出,尽管蓬佩奥此行盛赞美英“特殊关系”,但英国谨慎小心地避开了这个词,“在2020年7月,英美对世界局势与国家安全的定义似乎并不完全在一个轨道上。”

 

英国前驻美国大使彼得·维斯特马科特爵士(Peter Westmacott)向BBC表示,英国并不仅仅是屈服于美国的压力,英国在处理与中国关系时,考虑的是自己的利益。

 

杨云珍判断,中英关系还不至于像中美关系一样,至少人文交流还没有断,中英之间还有一些领域可以合作。在牛津大学中国研究中心的拉纳·米特教授(Rana Mitter)看来,中英之间都给对方留有余地,“可能中英双方都在幕后努力避免有像中美冲突那样的情况出现”。

 

英国《新政治家》周刊的政治编辑布什(Stephen Bush)7月20日撰文称,英国对华政策似乎到了水落石出的时刻。而《卫报》引述一名英国前首相特雷莎•梅时期的政府政治顾问的话所说,“和许多国家一样,英国也在随风摇摆”。

 

而《金融时报》的另一篇评论则说得更为中肯:与中国建立正确的关系,对英国的全球竞争力和更广泛的利益至关重要。这是对约翰逊打造一个“全球化英国”(Global Britain)目标的重要试金石。英国应该放眼长远。如果英国放弃中国的机遇,全球其他国家就会利用中国的机遇。 

本文原载自《澎湃新闻》2020-07-25

作者 张无为

CopyRight © 2010-2018 上海欧洲学会  版权所有 沪ICP备14027613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025号
地址:威海路233号803室  电话/传真:021-63339207 邮编:200041  计数器: 计数器源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