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欧洲学会举办“中国共产党与欧洲”座谈会
发布时间:2021/7/9 9:07:27

   2021年7月2日下午,上海欧洲学会举办“中国共产党与欧洲”座谈会。学会领导层和党工组等成员围绕“中国共产党与欧洲”进行了党史学习和交流。与会者还认真学习了习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的重要讲话。通过学习和交流,与会者提高了认识,深切感到中国共产党的伟大光荣,同时也认为应该发掘中欧关系的积极效应、推动中欧关系的合作发展。

  伍贻康前会长谈到,自己在大学求学时就认识到党的光荣伟大,于1956年入党,至今已是65年在党。党成立一百周年,值得隆重庆祝。习总书记对我们党的光荣历史总结得非常好。欧洲是共产主义的发源地,马克思恩格斯都是德国人。我们党的早期领导人中相当一部分有过旅欧经历。朱德同志能够舍弃一切赴德追求革命真理很了不起。这些同志在欧洲很好吸取了包括马克思主义在内的有益的思想文化和实践经验。郑春荣副会长谈到,朱德同志于1922年至1925年旅德,他在柏林学习了德语,又去了哥廷根学习《共产党宣言》等共产主义著作。他于19221022日到柏林找到了周恩来同志,11月经周恩来等同志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在德时因为宣传国共合作、声援五卅运动,两次被捕,后来去了苏联。朱德后来对自己的入党讲到,“从那以后,党就是生命,一切依附于党”。朱德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身上体现的就是对党忠诚的大德、造福人民的公德和严于律己的品德,值得我们好好学习。戴启秀副秘书长谈到,她冷战时期去德国参观过马克思故居,后来又去过数次,感觉资料越来越丰富,设施越来越先进。2018年去参观时已经有了中文版的《资本论》。马克思主义影响巨大,不仅深刻影响着我们中国,其实也持续影响着德国和欧洲。伍贻康前会长继续谈到,现在研究欧洲,有政治思想意义,还有现实意义,欧洲可以成为我合作伙伴,帮助我更好地屹立世界之林。

  戴炳然名誉会长谈到,党成立一百年很不容易、很伟大。现在全世界的社会主义国家并不多。苏共亡党有很多原因,其中一条应该与其早期斗争的时间相对较短和程度较不充分有关,这与中国共产党的经历不同。中国共产党是久经考验的政党,在其成为我们国家执政党前就已经进行了近30年的伟大斗争。我们党的这些不凡经历必将促使其能继续蓬勃发展。丁纯副会长继续谈到,俄国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我们党以马列主义为理论基础,同时强调马列主义普遍原理与中国实际相结合。我们党不少先贤都有旅欧经历,接受了不少欧洲的先进文化思想。我们绝不接受“教师爷”般颐指气使的说教,但欢迎一切有益的建议和善意的批评。尚宇红副秘书长谈到,习总书记曾讲过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才能发展中国,才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种发展应该是包容性发展,既要吸收国外有益经验,又不能脱离本土文化,毛泽东时期就已经开展了马列主义中国化。欧洲从某种角度对共产党并不排斥,有不少马恩塑像,自己到斯洛文尼亚时看到大学的墙上还挂着铁托的画像。我们应该认识到中欧关系与中美关系有着较大差异,美国现在将中国完全作为对手,中欧有着比较大的共同利益基础,欧洲把中国看作平衡世界力量的重要砝码,所以中欧关系有其很大的积极一面。

叶江副会长谈到,习总书记讲话提到我们深切怀念为中国革命、建设、改革,为中国共产党建立、巩固、发展作出重大贡献的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朱德、邓小平、陈云同志等老一辈革命家,这六位领导人中有一半与欧洲有着非常紧密的联系。他们接受和坚持马克思主义,把马克思主义带回中国,对中国共产党的建立和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杨海峰秘书长谈到,蔡和森、周恩来、邓小平、陈毅等先辈曾经赴法勤工俭学,尽管他们在法期间经历坎坷,但都得到了锤炼,坚定地选择了共产主义道路,成立了旅欧共产党组织,推动了国内共产主义的发展。叶江副会长继续谈到,今天在实现第二个一百年的过程中,坚持马克思主义依然起着关键作用,拉住欧洲也依然有着很大作用。欧洲能够相对客观地看待中国的发展,能够承认新冠疫情暴发后,如果没有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就不会有这么好的控制效果。未来一段时期,欧洲仍然是世界上的一极和一支重要力量。我们以史为鉴,有必要对欧洲积极开展工作,促使中欧紧密合作。

徐明棋会长谈到,在我们党和国家的不同时期,欧洲的先进思想对我们的进步都有一定助益。我们的改革开放,从理论层面来说,就吸收过东欧思想家的有益观点。比如匈牙利经济学家科尔内的《短缺经济学》,虽然其分析框架是以东欧国家为背景,但它表现出对所有实行传统计划经济国家的经济运行的很强分析力和解释力,对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经济学人进而对国家经济政策都产生过深刻影响。时至今日,东欧的探索经验对我们的发展仍然有一定参考价值。近些年,欧洲强调人类需要应对环境变化、强调生态文明,这些思想对世界和中国都有着积极影响。曹子衡监事谈到,欧洲对我影响确实体现在各个时期,我们有必要吸取欧洲思想中的有益养分。比如改革开放前夕的1978年5月,根据邓小平同志“广泛接触,详细调查,深入研究些问题”的指示,时任国务院副总理谷牧带团去法国、联邦德国、瑞士、丹麦、比利时这西欧五国考察访问。一个多月考察后回国,谷牧《关于访问欧洲五国的情况报告》指出:我们现在达到的经济技术水平,同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比较,差距还很大我们一定要迎头赶上,改变这种落后状况。可以说,这次考察在一定程度促成了中央推行对外开放的决心。徐明棋会长继续谈到,我们也要承认,欧洲有时候在一些方面确实存在欧洲中心主义。这个时候,我们就要根据中国特点,按照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推动中国社会经济的进步发展。总的来说,欧洲是一个多面体,有比较强的变通能力和软实力。欧洲很早就认识到了中国的力量。中欧应该相互尊重和相互合作。(完)

CopyRight © 2010-2018 上海欧洲学会  版权所有 沪ICP备14027613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025号
地址:威海路233号803室  电话/传真:021-63339207 邮编:200041  计数器: 计数器源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