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安全风险评估与抗风险能力”国际研讨会综述
发布时间:2017-4-6 11:27:10
2017年3月2日,“一带一路:安全风险评估与抗风险能力”国际研讨会在上海社会科学院举行。本次会议由上海欧洲学会和上海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中心联合主办,上海欧洲学会名誉会长戴炳然教授副会长上海外国语大学校长曹德明教授先后主持会议。上海社会科学院党委书记于信汇教授、上海市社联专职副主席解超先生、塞尔维亚总理顾问波佐维Vladimir Bozovic)先生和上海欧洲学会会长、上海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中心主任徐明棋教授分别致开幕辞。来自上海社会科学院、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复旦大学、同济大学、华东师大、上海外国语大学、上海外经贸大学等高校和研究机构的专家学者及澎湃新闻网和《文汇报》等媒体的记者,共约40人参加了会议。三位来自塞尔维亚贝尔格莱德大学安全学院的学者也参加了此次会议。
 一、“一带一路 ”建设安全风险研究意义重大
上海社会科学院党委书记于信汇教授在致辞中指出:中国与中东欧开展合作的“16+1”机制在“一带一路”框架内更加趋于完善,双边经贸投资得到很大发展************即将于今年5月在北京举办“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中国与中东欧之间在贸易、投资和产能等领域的合作将因此跃上新的台阶塞尔维亚在2009年就与中国建立了战略伙伴关系,是中国在中东欧地区的第一个战略伙伴,而且也始终是中国可靠的朋友和伙伴,中国与塞尔维亚在涉及核心利益的问题上一直相互给予坚定的支持。他指出,自从2014年第三次“16+1”峰会达成“贝尔格莱德纲要”之后,中国与塞尔维亚的合作更加密切,双方在一系列项目上取得重要进展,如中国企业在塞尔维亚承建的贝尔格莱德跨多瑙河大桥项目、泛欧11号走廊“1763”高速公路项目、塞匈铁路项目和两个重要的钢铁生产项目等,都在大幅度地向前推进。不过,“一带一路”建设在经济、金融、安全和地缘政治等层面面临不少风险,需要客观地评估这些风险,并通过国际合作来应对和管控这些风险。有鉴于此,此次研讨会意义重大,非常及时,也具有重要的现实价值。于信汇书记介绍了上海社会科学院作为当前中国25家国家级高端智库,在中国的决策咨询服务和国际问题研究中的重要地位。
上海市社联专职副主席解超先生代表上海市社联对此次研讨会的召开表示祝贺。他指出,召开此次会议的背景,值得人们紧密观察和深入思考:1)截至2016年9月,中国已经与世界上70多个国家、地区和国际组织达成了合作协议,实现了战略对接。2)但是在过去一年内,国际体系发生了重要变化,世界经济格局也出现了重大调整,“黑天鹅”******频频发生,民粹思潮在全球蔓延,在此背景下,“一带一路”建设面临许多新的挑战,包括地缘经济与地缘政治的挑战、沿线国家政治稳定问题和恐怖主义威胁等等。3)最近欧盟对中国的“一带一路”旗舰项目,即塞匈铁路项目,进行严查,引发了广泛关注,凸显出加强“一带一路”风险问题研究的重要性,而今年5月的“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也正是要为当前世界与区域经济的问题寻找解决方案。在此背景下,本次研讨会显得意义重大。
塞尔维亚总理顾问波佐维奇(Vladimir Bozovic)先生表达了塞尔维亚总理武契奇先生对中国人民和中国学者的诚挚问候。他回顾了中国与塞尔维亚之间源远流长的传统友谊,概述了近年来两国之间的高层互访,并总结了两国在各领域开展合作的良好势头。他重点介绍了中国与塞尔维亚联合运作的钢铁厂并购、匈塞铁路建设等经济合作项目的推进状况,并阐述了塞尔维亚文化产业的发展,展望了中国与塞尔维亚在文化、教育与科技等领域开展交流与合作的前景。他特别指出,从今年1月1号开始,塞尔维亚成为欧洲第一个对中国免签证的国家。他强调,塞尔维亚在不同的时期里曾遭受到来自美国、欧盟和俄罗斯的各种压力,但中国从没有给塞尔维亚施加过压力,因为塞尔维亚与中国有相似的历史体验和相同的价值观。他衷心希望两国的友好关系能一直延续下去。
在后来的讨论中,波佐维奇先生又补充提出了几个要点:1)难民潮对中东欧形成了很大的冲击。匈牙利要建阻挡难民的“边境墙”,那是他们的事情。塞尔维亚愿意向难民提供人道主义支持。2)塞尔维亚不是欧盟成员国,很难对欧盟最高层的决策施加影响。3)当年美国轰炸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是中国与塞尔维亚共同拥有的历史记忆,对这一段历史塞尔维亚并没有忘记。正因为如此,塞尔维亚拥有与中国相同的价值观,彼此容易沟通。4)欧盟要对塞匈铁路项目开展严苛的调查,塞尔维亚政府会妥善应对。5)塞尔维亚愿意在难民问题、*********击等领域与中国开展情报信息等方面的互享和交流。
上海欧洲学会会长、上海社科院欧洲研究中心主任徐明棋教授指出:“一带一路”倡议欢迎沿线国家的积极参与,因为“一带一路”倡议的目标,就是要推动欧亚两个大陆在传统联系的基础上开展更加密切的合作,以推动世界经济的发展;但是当前“一带一路”沿线存在各种各样的风险,其中包括传统地缘政治风险、意识形态和宗教信仰差异产生的风险和恐怖主义与分裂主义势力带来的风险等,这些风险对“一带一路”沿线的建设项目会产生破坏作用,需要加以认真研究和防范。
           二、“一带一路”沿线的安全风险评估
会议进入正式研讨环节后,塞尔维亚国会议员、贝尔格莱德大学安全学院副院长德拉吉斯(Zoran Dragisic)教授首先做了主题发言,题目为“一带一路:安全风险评估与抗风险能力”。他说,他作为塞尔维亚国会议员承担的工作,就是负责运作国会下属情报部门的国防情报服务事务,主要是追踪和分析负面的安全威胁,因而也会从这一视角分析问题。塞尔维亚对“16+1”架构非常欢迎,对其前景也非常乐观;中国在塞尔维亚的几个大型项目,如贝尔格莱德跨多瑙河大桥、钢铁厂并购等,与塞尔维亚方面合作得非常好;但是整个巴尔干地区在历史上战乱频繁,遗留问题非常多,所以“16+1”这样的宏大框架也会面临安全挑战和潜在的威胁。
他指出,目前“16+1”架构与“一带一路”倡议在巴尔干地区可能面临这样几项重要的挑战:1)其他大国和地区势力,主要是美国、俄罗斯和欧盟这三方,会猜疑中国在巴尔干地区的动机,进而施加阻力。例如欧盟对塞匈铁路项目有很多抱怨。中东欧16个国家里,有12个是北约成员国,大多数同时也是欧盟成员国,因而美国和欧盟如果施加阻力,会对“16+1”和“一带一路”机制形成很大的负面影响。巴尔干地区的国家都是小国和弱国,没有足够的力量对抗美国和欧盟这样的实体。2)一些大型跨国公司可能会施加压力。3)欧洲内部包括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在内的一些冲突。欧盟各成员国有5000多公民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参加“******”,其中有30%多可能来自巴尔干地区,光是波黑和马其顿等几个国家就有1000多公民加入******,德、法等国前往叙利亚参加“******”的公民,有不少的祖籍也是在巴尔干地区。此外,在阿尔巴尼亚、马其顿、波黑等国家内部也存在分裂主义势力,这些势力往往与恐怖主义存在密切的联系,科索沃地区就是一个鲜明的案例。4)有组织的跨国犯罪集团。这些集团拥有分布广泛的走私网络和突出的野心,如果他们感到中国公司的大型项目抢了他们的生意,会很不高兴。因此,对于中塞合作的大型项目的实施,需要审慎的评估和运作。
上海外经贸大学中东欧研究所的尚宇红教授在题为“中东欧16国投资环境及“16+1”合作框架面临的挑战”的主题发言中,首先借助一个分析模型对中东欧16国的投资环境作了宏观分析。他认为,首先,就投资的政治环境而言,匈牙利的投资环境最好,捷克次之,斯洛伐克和斯洛文尼亚并列第三。其次,在社会环境这一方面,匈牙利、捷克和波兰分别排在前三名。再次,就经济环境而言,排在前三名的分别是匈牙利、捷克和爱沙尼亚。最后,对投资的技术环境的评估显示,技术环境(包括基础设施、能源条件和技术水平)最好的是波兰,其次是捷克,匈牙利、爱沙尼亚和保加利亚并列第三。对以上四个方面进行综合评估之后,可以将所有中东欧国家按照总体投资环境的优劣划分为四个等级,处于最高等级的是匈牙利、捷克和波兰,处在第二等级的是爱沙尼亚、斯洛伐克、保加利亚、斯洛文尼亚和立陶宛,处在第三等级的是罗马尼亚、拉脱维亚、塞尔维亚和克罗地亚,其余的中东欧国家处于第四等级。
尚宇红教授认为,中东欧国家的投资环境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里算是最好的。他在上述模型评估结果的基础上,对中国企业面向中东欧的投资提出了具体建议:在波兰建立现代服务业投资中心,在波罗的海沿岸的投资应围绕这一中心展开;在捷克建立以高科技产业为核心的投资中心,在斯洛文尼亚和斯洛伐克的投资应该支持这一中心;在匈牙利建立制造业投资中心,中国企业在克罗地亚、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的投资应能支撑这一中心;在塞尔维亚创设以基础设施建设为核心的投资中心,进而围绕这一中心开展对周边巴尔干地区的投资。
尚宇红教授进而分析了“16+1”框架所面临的四方面的重大挑战:1)大国关系的挑战,尤其是欧盟和美国的压力所带来的挑战,也包括俄罗斯和土耳其等周边大国的挑战;2)中国与中东欧国家在政治、社会、法律和文化等各方面的差异所带来的挑战;3)双边经贸关系失衡所带来的挑战,特别是中国对中东欧的总体贸易顺差所带来的影响;4)中国自身的资金空心化的挑战。
上海外国语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主任汪宁教授接着作了主题为“丝路地缘政治安全:挑战与机遇”的发言。首先指出,近几年来地缘政治的研究范围在不断扩大,重点也在转移;当前的地缘政治研究,从过去纯粹的政治与军事研究转变为对经济、社会、外交、宗教、环境与族群等各方面的研究,并且包含国家、区域和全球三个层面。在中亚地区,不仅传统安全威胁和民粹政治对“一带一路”倡议构成很大的挑战,而且中亚国家自身的政治过渡与社会转型也包含着很大的不确定性。
汪宁教授具体分析了“一带一路”倡议在中亚地区面临的安全威胁:1)中亚五国政局不稳,未来几年可能会出现权力交接,蕴藏着难以预料的风险。2)中亚国家经济发展趋缓,普通民众的生活水准下幅度下降,会影响到社会安定。3)宗教问题愈加突出。由于中东地区的渗透,中亚地区的************力量出现了极端化的势头,************内部的不同派别之间和************与其他宗教之间的关系都趋于恶化。4)中亚不同民族之间的关系也存在问题,未来可能会出现不同文化之间的冲撞。5)中亚法治缺失,官僚体系缓慢拖沓,对“一带一路”项目的推进必将造成极大的阻力。
汪宁教授进而分析了与中亚地区密切相关的俄罗斯对“一带一路”战略的挑战。他指出:俄罗斯目前仍然受到西方制裁,经济发展受到严重影响,俄罗斯虽然提出了“大欧亚战略”,但力不从心,而且俄内部中央与地方之间的矛盾很深,互相扯皮,这些因素都对“一带一路”战略带来了负面冲击。
贝尔格莱德大学国家和国际安全研究中心主任特里弗诺维奇(Darko Trifunovic)教授,以“中国与塞尔维亚共同面临的安全威胁”为题的发言谈到,按照“一带一路”倡议的设想,布达佩斯、贝尔格莱德、雅典、华沙等城市将成为枢纽性的欧洲城市,这些城市需要对港口、铁路等复杂的交通系统进行管理,因而对安全保障提出了很高的要求。他指出了中国与塞尔维亚在推进“一带一路”倡议的过程中必然共同面临的几个威胁:1)从欧盟成员国进入巴尔干地区的法******、藏独等敌对力量对访问塞尔维亚的中国领导人的安全威胁。在塞尔维亚政府监控法******和藏独等敌对力量时,欧盟方面会出现干预,施加压力。2)******、蒙古*********力对中国举办奥运会这样的大型国际活动的威胁。3)台湾问题。4)在阿尔巴尼亚、科索沃和塞尔维亚内部的*********分裂主义和恐怖主义力量的威胁。5)“*********国”对巴尔干地区的渗透和影响。6)大型跨国犯罪集团。7)俄罗斯对巴尔干地区的威胁。
特里弗诺维奇教授着重阐述了中国和塞尔维亚共同遭受到的“*********国”的威胁。他指出:1)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等地参加“******”的很多欧洲人来自于巴尔干地区,巴尔干地区的一些人首先设法获得了欧盟成员国的公民身份,然后再改头换面进入中东。2)中国******地区也有不少人接受了“*********国”的洗脑宣传,取道土耳其进入叙利亚和伊拉克境内参加“*********国”的******。3)“*********国”的意识形态宣传具有极其强大的蛊惑力,其意识形态的广泛传播与共产主义的崩溃相关。他们借助电脑、手机和互联网等现代通讯手段,无孔不入地开展宣传。巴尔干地区的阿尔巴尼亚、波斯尼亚等地,中国******的*********,都受到了“*********国”的很大影响。特里弗诺维克教授最后指出,俄罗斯一直在不遗余力地对巴尔干地区进行渗透,开展间谍活动,意图控制这一地区,对俄罗斯的动向需要加以防范。
三、丝路经济带国家间的安全合作
徐明棋教授在主题为“一带一路与沿丝绸之路经济带国家间的安全合作”的发言中指出,“一带一路”倡议得到了沿线国家的广泛支持,但也引起了一些误解,其实“一带一路”倡议是对历史上的“丝绸之路”的复兴和发扬。他阐述了当前推动“一带一路”倡议走向落实的背景,即:当前中国经济的体量已经非常庞大,但经济增长的速度在趋缓,在未来中国的经济的发展会进一步放缓,同时经济结构也出现了重大变化,服务业占GDP的比重在不断上升。他认为,在此背景下,中国对外经济合作的模式将会出现重大调整,“一带一路”倡议可能会催生出新的对外经济合作模式,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的投资和贸易,能促进中国的经济增长,同时也能给沿线国家带来巨大的经济实惠,不仅能增加沿线国家的政府税收,也能给当地带来大量的就业机会。
他指出,当前“一带一路”沿线存在很多风险,包括意识形态差异、地缘政治格大背景下的族群与国家的割裂、*********原教旨主义势力推动下的恐怖主义和分裂主义等等;在有效应对这些风险的同时,也要考虑到欧盟和美国的误解、偏见和指责,因而要在短期利润与长期收益之间,在投资与贸易活动和战略安全考量之间找到妥善的平衡点;在未来,期待中国与塞尔维亚之间发展出更好的信息共享与双边交流机制,从而实现互利共赢。
徐明棋教授进而提出了进一步推进“一带一路”倡议的几点建议:1)通过在“一带一路”框架内的合作,中国与沿线国家能够不断开拓出新的合作领域,彼此在联合扶贫、应对全球气候变化、改革国际金融体系、打击全球恐怖主义等方面会找到更多的共同点,共同发展出更加丰富多样且规模更大的合作项目。2“一带一路”沿线合作不必仅仅局限于道路、桥梁、水坝、港口等基础设施建设,可以向更多的领域开拓深度合作。例如,中国应该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签订更多的自由贸易协定,提升双边贸易层次,同时还应该在农业、旅游、教育与学术等领域进一步合作。3)中国与塞尔维亚之间的双边合作的经验与成绩,应该在“16+1”的框架内得到推广。现在的“16+1”框架更像是一个论坛,未来应该能将其发展成制度化水平更高的、更有效的机制。
贝尔格莱德大学安全学院院长拉多维奇(Ivica Radovic)教授就“中国与塞尔维亚之间开展合作的科技能力”作了发言。他首先介绍了贝尔格莱德大学的情况,继而详细阐述了该大学下属的安全学院的情况,包括组织架构、学科设置、研究兴趣点、学生规模与结构等方面的信息,特别是该学院的研究实力和国际学术地位。在此基础上,拉多维教授简要介绍了贝尔格莱德大学与中国学者在安全领域开展的学术合作,展望了中国与塞尔维亚之间围绕安全问题开展教育与学术交流的前景。
在主题发言之后,与会学者进行了交流讨论。
最后,华东师范大学前校长范军教授做了总结陈词,指出:1)当前世界正处在新旧交替、格局转变的重要关口,有两股方向相反的宏观趋势正在互相较量,一股趋势是经济全球化与区域一体化,另一股趋势是逆全球化的崛起和国家主义的重新抬头。2)在此背景下,传统安全和非传统安全的形势变迁,都已经带来了非常严峻的挑战。中国自己也面临着恐怖主义和分裂主义的严重威胁。因而此次会议对安全问题的研讨,具有重要的意义。3)中国企业走出去,最痛苦的感受就是对当地情况不了解,特别是对当地的政治、法律、文化乃至风土人情所知甚少,而中国的高等教育也存在着外语教学的语种单一等问题。此次会议提供了很好的研讨与交流的平台,希望今后彼此的交流能常态化,也希望中国与塞尔亚的合作项目能得到落实。
贝尔格莱德大学的拉多维奇与特里弗诺维奇两位教授感谢会议主办方的热情接待,他们指出,中国和塞尔维亚两国的学者拥有很多共同的兴趣点,而“16+1”框架也为中国与塞尔维亚两国的交流与合作提供了很好的平台,希望两国的工商界和学术界都能进一步增强合作。忻华 曹子衡

CopyRight © 2010 上海欧洲学会  版权所有 沪ICP备14027613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025号
地址:威海路233号803室  电话/传真:021-63276919  邮编:200041  计数器: 计数器源代码